首页 > 小说资讯 > 农门哑巴甜妻的开挂人生苏大旺

农门哑巴甜妻的开挂人生苏大旺

编辑:秋雨露更新时间:2022-01-13 10:30
农门哑巴甜妻的开挂人生

农门哑巴甜妻的开挂人生

这里为网友提供《农门哑巴甜妻的开挂人生》小说章节,以及唐玉琼齐明结局,作者文笔非凡,不容错过。

作者:苏大旺 状态:连载中

类型:言情

下载阅读 小说详情

主角是唐玉琼齐明的小说《农门哑巴甜妻的开挂人生》,是作者“苏大旺”的作品,小说主要讲述了:...

精彩章节

龙熙三年,大兴国西部地区遭受大旱,引发饥荒,无数人饿死在逃荒路上。

小河庄,村口的一家住所,不像别家,这家的墙非常低矮,看上去非常寒碜。

院子中,一名白白胖胖的中年妇女,指着地上躺着的消瘦的女孩说:齐明呀,这妮子虽是哑巴,可也心灵手巧,如果不是因为饥荒,你觉的你能买到这般俊俏水灵的女人?

中年妇女显然是个人牙子,她这样说着,还怕齐明不信,摸出帕子,吐了口口水,在女孩脸上使劲擦着。

唤作齐明的男人,站边上看着小娘子,样子确实不错,只是,过于消瘦,弱不禁风。

父亲,这就是娘亲吗?

齐明看着那妮子时,一个瘦猴儿突然从屋中跑出,小萝卜头长得分外消瘦,顶着个大脑袋,只是,动作倒是利索。

男人听到小孩的声音,弯腰,抱到怀中,恩了一声。

人牙子朝齐明怀中的小不点看去,看到小东西干瘦的样子,不由叹气,齐明呀,大娘特意把这妮子带来,她也是个没爹没妈的,你们两个在一起过日子,也是不错。至于钱,我给便宜点,就二两银?二两买个娘子,也给你这捡来的儿子能有个娘亲,你觉的怎样?

人牙子说话直,可她说到捡字时,齐明就捂住了怀中小萝卜头的耳朵。

小萝卜头好奇地看着齐明,说:父亲,你为啥捂住墩儿的耳朵呀?

我怕你冷。齐明笨拙地组织着语言,小孩还是知事的,因此他不想叫墩儿听到人牙子的话。

唉,齐明呀,你这人,大娘该说你啥好,这方圆十里喜欢你的女孩子倒不少,可你家这条件呀,实在是这妮子你如果不满意,我也没什么法子了!

人牙子见齐明一直不松口,索性招呼人把人抬走。

等等!

齐明突然叫住他们!

因为是一个村的,人牙子对齐明是有怜悯之心的。

齐明四岁时父亲去世,娘带着妹妹改嫁,剩下他跟爷爷生活,家里倒还有个三叔,可三叔三婶太过刻薄,因此赡养爷爷的重担一直落他身上,好容易把爷爷送走,结果他又在三年前的寒冬腊月拣到了个婴孩。

养完老的养小的,光靠几亩地跟打猎,日子能好到哪里去呢。

齐明呀,你就信了大娘吧,这妮子早前醒来一回,虽然是个哑巴,可性子平和的很。对你跟小孩肯定不会差。

大娘,我懂你说的,不过,我手里目前只可以余出一两八百文,你看,可不可以再让一让价?齐明满脸真诚地看着人牙子。

人牙子被齐明那般一看,居然有三分不忍。

爷俩的衣裳都朴素的很,补丁也打的非常笨拙,看上去,确实非常艰难呀。

他大娘,你就帮下明子吧,明子过的很是不容易呀隔壁的胡大姨听到动静,也走进,帮齐明讲话。

这人牙子一时也犹疑了。

他大娘,这妮子还是个晕的,也不知道醒过来后会不会闹事。再说,明子手里确实没钱啊!胡大姨是看着齐明长大的,这小孩的命有多苦,她清清楚楚。

齐明的为人,人牙子确实清楚的很。想当初,他爷爷死时,没钱治丧,三叔家一分不出,所有下葬用到的钱,都是齐明一人到镇上的富户借来的。

那家富户的管家是个势利眼,看齐明穷酸,就说,如果齐明愿意从他胯下钻过去,他就说服主家借给他钱。

齐明二话没说,就从恶霸管家的胯下钻了过去。

借到钱后,齐明让爷爷入土为安,然后孤身去了管家的家里,把管家打成了残废。

管家的家人自然要告官,但是知情的乡人却联名请求县太爷赦免齐明。最后,他借钱的富户知道了原委,不但把管家辞退,还免了齐明的债,公开说明齐明不用还那笔钱了。

所以,纵使仍然有看不起齐明的人,但在大部分乡人心中,齐明称得上是个有情有义的好男儿。

她正想着,而齐明怀中的墩儿已然挣扎下地,小小的人儿守在女人边上,瞧了瞧女人,又昂头瞧了瞧齐明。

娘亲为啥一直不睁眼呀。小不点打小没见过娘亲,因为邻居的小孩都有娘亲,因此今日一看见这小娘子,就非常顺口地叫娘亲。

他那消瘦的样子,看在大家眼中,只觉的可怜的很。

大娘,眼下我只可以拿出这样多了。齐明倒没说假话,安葬爷爷已经花光了储蓄,前阵子墩儿生病,真是一个子儿都不剩了。

好吧,差两百就差两百吧!人牙子见此,终归还是松口。

齐明用心地数了三遍,才把钱给了人牙子。

人牙子不再多留,回身带钱走人,而胡大姨担忧地走到齐明的身旁,说:明子,要不把人牙子再叫回来吧,这妮子也不知道啥时候醒呢!

齐明上前,单膝跪在木板旁,伸出手探了下那妮子的鼻息,还是有气的。

玉只认识这个,第一个和第三个都不认识唉墩儿蹲在边上,突然拿起被女人身体压住的纸。

这是卖身契呢,这妮子叫胡大姨不认字,从墩儿的手中拿过契,交给齐明。

齐明看了眼,点头,又瞅着躺着的干瘦干瘦的女人,点头说:叫唐玉琼。

唐玉琼睁开眼时,视野之中是黑又旧的小破屋,满脸懵圈,车祸现场啥时候变的这样怪了?

还是说,她如今已经来到了地府?原来地府这样破呀?

她所在的中学组织秋游,作为老师,她自然要跟着小孩们,谁想到,这还没有登山呢,在路上就出了车祸。

她当时一心护着做自己旁边的孩子,然后伴随着一阵剧烈的摇晃,瞬间失去了意识。

娘亲,你醒了?

在唐玉琼还在思考地府为什么这么破时,边上突然窜出个小不点。

唐玉琼神思被打断,转了下眼,诧异地看着趴在一边的小鬼头。

恩,没错,就是个小鬼头,像刚从煤窑里扒出来的一样!

唐玉琼看着跟前的小鬼头,因为怕,全身变僵。

不对,父亲说过了,娘亲是不会说话的。墩儿坐边上,样子有点苦恼。

谁来跟她解释一下,这究竟是哪儿?这是谁家孩子?

被这小鬼头这么一说,她否定了这里是地府的想法,眼球咕噜转着,尝试看清这一带的全貌。

等等,刚才这小孩说啥?不会说话,什么意思?

呃她本能地想尝试开口,但悲催的是,她仿佛真不会说话。

她刚才想说我,可出口却成了含糊不清的呃。

看到唐玉琼发出难听的声音,墩儿再也坐不住,下一刻,整个屋子中全都回荡着小萝卜头的叫声。

父亲!娘亲醒了!

显示全部
不想错过《言情》更新?安装秋雨露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
立即下载
终身免费

精品推荐

最新小说

相关资讯